王府宠妾番外未删减版阅读 王府宠妾番外之不可描述无弹窗

2021年1月25日 36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

王府宠妾番外是作者假面的盛宴为小说王府宠妾的续写,其中讲述了瑶娘和晋王的皇宫生活,丰富了两人的日常和感情戏,也算是对小说结局的补充。番外中两人的孩子都长大,瑶娘看着他们步入自己的生活,这一生与晋王再也没有遗憾,结局可谓是十分的圆满。

王府宠妾番外试读

“轰隆——”

晴空一声霹雳,本来晴朗的天当即阴了下来,暗沉沉的,乌云翻滚,似乎一下子从白天到了黑夜。

东宫,死寂一片。

没有人敢说话,甚至连呼吸声都是放轻了又放轻了。

自打太子进入弥留之际,本来英明神武的陛下就疯了。也许早就疯了,只是旁人都没发现。

太子早在三天前就殁了,本是该小殓,装入梓宫,而后发丧。可陛下却不准任何人碰触太子的尸体,甚至带着一帮僧道紧闭着殿门在里面,也不知在干什么。

这三天里,朝不上,人不见。若不是殿中一直不断地传来阵阵梵音与道家的咒语,还真是要让人急死。

即是如此,前朝后宫也是将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这处。

疯了!

就算太子是陛下唯一的子嗣,也不至于如此,真是疯了!

可没有人敢说这样的话,哪怕是在梦里也要紧紧地闭住嘴。自打龙椅上的这位冒天下之大不韪登上了皇位,便展现出专断独行的强势。这些年来朝堂上与之作对的大臣,究竟死了多少没人知道,挨廷杖的更是枚不胜举。文官们素来喜欢和皇帝作对,唯独见识到这位主儿的手段后,却是让所有人不寒而栗。

千里为做官只为财,就算不为财,也是为名。可有名没命享也是憾事,这世上又有几个能做到人生自古谁无死呢?

尤其这位除了专断一些,在朝政和民生上却是罕见的清明,即位以来大乾海晏河清、国泰民安,一片欣欣向荣之景象。

除了两个禁忌别去碰触,一个就是太子,再来就是后宫。

很多时候,晋安帝在众大臣们眼里根本不像是个男人,有哪个男人能几十年如一日的清心寡欲,民间甚至有传说晋安帝不行,也有龙阳之好的传闻,当然也仅仅是传闻而已。

福成领着一帮太监守在殿门外,时不时看向紧闭殿门的眼中藏着悲痛和焦虑。

他已经在这里守了三天三夜,累了站着就睡着了,渴了饿了也是随便解决。晋安帝在里头,他不敢走。而台阶之下,甚至宫门处,也伫立着一队队甲胄分明的禁卫军。

晋安帝临进去时发了话,擅闯者杀无赦。

所以这三日有许多王公大臣都入了宫,可俱都被挡着这东宫外。

寝殿中,明黄色的薄纱上下翻飞着,掩住了其后静静躺在那里的人。

床榻的四周按着特定的方位,围坐了数十位高僧和道人。他们双目紧闭,嘴里不停地念念有词着。而在一旁分别还席地坐了数十个同样打扮的僧道,外面人听见一直没断过的梵音和咒语,其实就靠这些人接力施行。

可即使如此,他们也是面目苍白,嘴唇干涸,明显都已经到了快要撑不住的地步。

殿中一角,在那翻飞的薄纱之后,隐隐坐着一个人,宛如雕塑,动也不动。他身边伫立着一个童颜鹤发、仙风道骨的道人,面色淡漠,可眼中却暗藏着唏嘘。

忽而,又是一声霹雳响起,豆大的雨点砸了下来,砸在黄色的琉璃瓦上,很快雨势变大,竟仿若天破了个窟窿也似,即使在殿中也能听到大雨倾倒而下的声音。

这雨势大到甚至压制住了殿中的声音,这些念经声和施咒声越来越大,越来越急,甚至人在近处都听不清其中的音节。倏然有一个和尚倒了下来,紧接着接二连三有人倒下了。

一见前面有人倒了,后面便有人接上,可倒下的人越来越多,竟是接替不上。

咔擦!

随着又一声霹雳,寒川子大声喝道:“停!”

明明见他声音并不响亮,却是震得所有人都为之一颤。

殿中很安静,甚至连呼吸声都不可闻。

坐在那里的人突然动了,他站了起来:“寒道长,成了?”

寒川子暗叹一声:“陛下,贫道早说过,尽人事听天命。”

此人一身明黄,伫立在薄纱之后让人瞧不清楚面孔,只知道其身形高大,别有一番威仪。

忽然,他动了一下:“好一个尽人事而听天命!寒道长与诸位高僧道长都辛苦了,朕答应尔等的事自会办到。”

语罢,此人便向殿门外走去。

紧闭了多日的殿门终于从里面打开,福成看到出现的人,松了一口气。

“陛下。”

“着手为太子办丧事,按帝制风光大葬。”

*

晋安帝就这么一个儿子,太子死后,朝堂上也暗起波澜。

先帝共有八位皇子,弘景三十二年没了三个,如今除过已是九五之尊的晋安帝,还剩下安王、庆王、鲁王、吴王。其中安王前两年犯了一场事,被晋安帝圈禁,也就是说还剩下三位王爷。

这三位王爷,早先年庆王受陛下看重,最近这些年却不知为何原因冷了。至于鲁王和吴王,晋安帝一直表现得不咸不淡。这种事态不明的情况下,家家都有机会,倒是让人一时琢磨不透到底花落谁家。

而晋安帝也一直没有表示,任京中因为过继之事风起云涌。

至于为何所有人都认为是过继,而不是晋安帝自己再生一个。太子早就是过了今日没明日,陛下要自己生早就生了,还用得着会等到今日?!

就在大家都摩拳擦掌之际,庆王府一直远在边关的世子赵琰回来了。

这庆王世子从小不受庆王喜爱,庆王妃常年吃斋念佛,也是少在人前露面,倒是那位姓韩的侧妃在外面走动颇多。及至现在,世人多数知道庆王府有个韩侧妃,倒是少有人知道还有个王妃。

而这庆王世子便是庆王妃所出。

其实这种情形各家各府都不陌生,说白了就是西风压了东风,连累其所出的儿子也不受待见。

不过这庆王世子能文能武,倒是颇得晋安帝看重,并于三年前被派往边关镇守。他消失在人前已久,为众人淡忘,这次京中私下里流传的过继热门人选根本没有他。

直到赵琰回来,才让许多人记起庆王世子这号人物。

而晋安帝也是雷厉风行,很快就下旨过继赵琰为嗣子,并封为太子。

庆王府,韩侧妃满心不甘地向庆王埋怨道:“妾身早就说了,陛下与王爷情义不同,让您去求求陛下,不如将晟儿过继给陛下。你倒好,推三阻四,总是觉得不成。你瞧瞧你瞧瞧,如今倒便宜了他。”

庆王皱着眉头,斥道:“什么他不他,他也是本王儿子!”

似乎看出庆王的不悦,韩侧妃忙做出一副赔小心的怯弱样,道:“妾身也是一时口不择言,还望表哥别生气。妾身这不是在替殿下不值么,世子是咱们王府的世子,晟儿从不敢也不会和世子抢这位置。妾身想若是过继晟儿,兄弟二人都有了着落,岂不美哉,也免得失了这兄弟情义。”

其实韩侧妃的想法,恰恰也是庆王所想,所以在收到圣旨后,他非但不喜,反而有几分气堵。

为何皇兄问都不问他一句,就将他的嫡长子给过继走了?

……

御书房中,身穿紫色龙袍的晋安帝坐于龙案之后。

他面容清隽,双鬓斑白,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宛若天生。不过在面对自己赏识的侄儿,他狭长的凤目中少了几分冰冷,而多了两分暖意。

“其实朕本可不用这么做的,但此举对你有益,也免得日后受人掣肘。”

珠宝文玩鉴定师

免费咨询微信:3015608 十年从业,只为专业,文玩珠宝免费鉴定真假,盘玩保养等

文章评论